本山倒了

  • PDF

虽然赵本山还在上海住院,但他旗下的北京“刘老根大舞台”,一进入傍晚,门口的大牌楼依旧如常亮起绚丽的霓虹灯。 这是10月4日的夜晚。几天前,天安门广场刚上演了一场气势恢弘的检阅游行,而距离广场南侧仅几千米的刘老根大舞台,每晚都上演一场来自东北黑土地的二人转狂欢。张小飞、王小宝、丫蛋,偶尔也有小沈阳......

 从5月2日开始成了北京舞台上的新明星。北京各媒体用“火爆”来形容它的成功,国庆期间整8天的演出票,早已提前售罄。 舞台上的麦当劳 2001年的春节,赵本山第一次见到张小飞。在吉林一家有名的二人转剧场,张小飞夫妇表演的《傻子拉媳妇》让他乐得前仰后合。演出结束后,张小飞成了赵本山的徒弟。 那之前,身为央视“小品王”的赵本山,已经10年没看二人转了。 赵本山决心经营这个东西。一宿没睡,他想出三个点子:搞个二人转大赛,找能人;拍个电视剧,把二人转人才推出去;建个团,开个剧场搞演出。 二人转有个传统,是“老公公和儿媳妇不能坐在一起听,坐不住”,传统二人转,被本山传媒总裁刘双平形容为“不做爱的性场所”。后来,赵本山提出了在曲艺界争议巨大的“绿色二人转”。“离性什么的稍微远一点儿,最起码含蓄一点,两辈人、领着孩子能坐那儿看,或者你请客人看,主人脸上能不害臊。”同时,赵本山也在找一个微妙的平衡:“二人转就像大肠一样,你洗得过于干净,就失去大肠的味道。” 2003年,第一家“刘老根大舞台”在沈阳的黄金地段中街开张,每天租金1400元。赔了一两年之后,到2007年,几个刘老根大舞台连锁剧场的演出总收入达到5800万元。今年5月2日,刘老根大舞台成功进军北京。 “票房比想象的好,每天都将近20万。”本山传媒副总颜安对记者说。目前380元到680元的票价,她甚至感觉“价格定低了”。 如此形势,让赵本山抛出了一段“麦当劳论”,“如果我有足够的精力、足够的钱、足够的演员,我会让大舞台像麦当劳一样,在全国连锁经营。十年后,我在各个省会都有一家大舞台,你想那是一种什么力量。如果我有三十个舞台,这一晚上会产生多少价值?” 利用可复制性,将“刘老根”打造成舞台上的麦当劳,这是赵本山的二人转梦想。 而在本山产业帝国里,刘老根大舞台远不是全部。 “赵老师正常,我们就正常” “今年忙不过来了。”电话那边刘流的声音难掩几丝疲倦。在春晚跟赵本山合作小品《火炬手》的刘流,另一个身份是本山传媒的副总裁,主管集团的电视剧相关产业。 10月4日,赵本山病情稳定后,刘流就和其他本山传媒的高管一起返回沈阳。“赵老师正常,我们就正常,赵老师真有什么事情,我们就得停下来了。” 按照计划,他担任执行制片人的《乡村爱情3》会在今年11月末杀青,之后他马上去做与黑龙江卫视合作的娱乐栏目剧《本山快乐营》,之后,他要去北京做《乡村爱情3》的后期。而外界最关注的春晚节目,根本还没提上议事日程。 舞台演出业与影视制作业,已经成为本山传媒的两项支柱产业。在这之外,还有电视栏目业。这个初具规模的传媒帝国,由一个分工明确的管理团队负责。赵本山是本山传媒集团的董事长,刘双平任总裁,此外还有9个副总裁,一位工会主席。 “本山传媒是一个现代企业。”外界对本山传媒的家族式企业多有猜测,刘双平却多次对外界如此强调。这位1986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哲学专业的总裁,看起来文质彬彬,却跟农民式的赵本山在二人转艺术上成为知己。 本山传媒的两个核心产业,已成功打造出一个新产业模式:用电视剧包装二人转演员,演员出名之后返回刘老根大舞台,吸引更多的舞台观众。这个模式,在目前中国的娱乐产业中是独有的。 家长式,并非家族式 2008年春节,一场被称为“封建残余”的收徒仪式照片,在网络上炸开了锅。照片上,赵本山端坐其上,接受9名新弟子的叩拜跪礼。赵本山浓重的江湖气息,由此弥漫在整个娱乐界。 这次收徒,是赵本山收下张小飞之后的第6次,此后他的徒弟数量达到了44人。在这个特殊的家庭中,赵本山是唯一的“家长”。2009年以前,所有徒弟都叫他“老爸”,后来赵本山自己觉得不雅,改叫师傅。“我作为家长是有一套理论的,我的家法就等于减法,去减掉徒弟们的一些不好的东西。” 这些“不好的东西”,指的是二人转演员这个群体的某些通病。“管理艺人,你光用制度去约束是不好使的。那都是野马,你上来就给他上套,绳儿会拉断的。我和他们之间,首先是感情化的,就像他们父亲一样,有时候比父亲尽到的责任还大。然后我给他们戏拍,让他们火,他就不敢得瑟了。最后我们把所有规矩形成制度,一条一条写出来,钱能治他们,罚款最多的,一下让他掏10万。”他甚至制定了怪异的规定:打人的开除,被打的奖励。 但赵本山不认为本山传媒是“家族企业”。“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家长(制)企业,我的脾气很大,有时候也收拾收拾他们,但我的心是热的。” 疯狂扩张的疆域 央视春晚的总策划秦新民跟赵本山合作多年,跟很多人一样,他现在开始习惯这样的赵本山:不仅是一位极为成功的喜剧演员,更是一位成功的企业管理者。 从小沦为孤儿,不名一文,甚至连自己生日都一度糊涂,农民赵本山对于财富的渴求可想而知。1993年,已经打入央视春晚的他,成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,其中一项重要业务就是煤炭经营。从中掘得人生的第一桶金后,赵本山见好就收,没再涉足煤炭生意。 他跟央视关系也颇为微妙,台前合作又在幕后博弈。他明白,如果仅是一名小品演员,他永远只是一枚棋子,而如果有了自己的影视产品,他的平台就冲破了央视的限制。几年下来,从最早的1998年的《男妇女主任》,到之后的刘老根、马大帅系列,赵本山迅速变身影视大鳄。 2005年,辽宁民间艺术团升格为本山传媒,人们发现,赵本山自己也不再仅仅是老蔫、黑土或者刘老根,而是一位娱乐制作帝国的大佬。进入到2009年,本山传媒的发展进入几近疯狂的扩张期。 刘老根大舞台落户北京的次日,赵本山便飞赴香港等地,读CEO课程班。这似乎是本山传媒再次跃起前的遽然一缩,有人将此解读为本山传媒上市前的准备,但赵本山没再那么高调。似乎,他仍然坚持一种农民式的扩张方式:投资,赚钱,再投资,然后赚更多的钱。 帝国隐忧 “这样提问,有点儿像是找人算命。”面对刘老根大舞台能否全国风行的问题,中国曲协副主席、中国艺术研究院曲艺研究所所长吴文科对记者说。他认为,刘老根大舞台的前景到底如何,还需要观察。“现在去看新奇的因素多一些,看明星的因素多一些。有多少人是因为喜欢二人转本身?就很难说了。” “ 刘老根大舞台的定位是错的。哪有那么高端?它是泡沫!”北京市戏剧家协会秘书长杨乾武,对二人转在北京的火爆不屑一顾,“据我所知,它的票房也没有那么好,是硬撑着的,在瞎炒。这个东西长不了,它要恢复到中低端的位置,就合适了。” 对于“年轻”的本山帝国来说,隐忧不仅在一个刘老根大舞台。 比如目前本山传媒的众多业务,都是借赵本山个人的品牌和人际资源。这对于总裁刘双平所称的“现代企业”,不知是否正常?而当赵本山日渐老去,本山传媒又如何继续开拓疆域? 这就转换为另一个问题:谁将成为赵本山的接班人?在一次采访中,赵本山曾透出口风,将来的接班人可能是儿子。“他必须得有这个能力,是这块料。如果他不合适,我一定不会把企业交给他。”不过,他的儿子牛牛,今年刚刚12岁。 本山帝国还离不开赵本山,这是他的荣耀,似乎也是一种悲哀。(摘自《南都周刊》2009年第356期)

最后更新于: 2012-04-05 07: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