菲律宾腐败之根:家族政治

  • PDF

2月23日,在医院中被拘禁3个月的阿罗约夫人戴着颈托首次出席庭审。这位64岁的前总统,当庭否认对她在2007年操纵选举的指控,并表示继任的阿基诺三世是在对她发动个人攻击。据悉,一旦被定罪操纵选举,阿罗约夫人将面临终身监禁。
阿基诺三世政府逮捕阿罗约夫人,其实早在民众预料之中,或者说是“早就盼望的事”。民众都记得,阿罗约夫人2001年担任总统后,也曾“利索”地解决了民众“早就盼望的事”——前任总统埃斯特拉达在被“人民力量”推翻后,也被指控腐败且被判终生监禁。然而,阿罗约夫人“慈悲为怀”,对埃斯特拉达改监禁为软禁,让后者得以在自己的豪华别墅里舒适地接受长达6年的案件调查。2010年,埃斯特拉达甚至还参加总统竞选,与阿基诺三世“同场竞争”。
如今轮到阿罗约夫人受审—难道真的是政治清算?其背后,凸显了菲律宾怎样的“政治生态”?

“决不宽恕”阿罗约夫人
阿罗约夫人的声名狼藉,不自今日始。菲律宾天主教团早在2008年就呼吁民众发动另一场全新的“人民力量”行动,震垮阿罗约政府。而这一次她遭到两大指控,一是选举委员会控告其操纵选举,二是反贪检察官指控其收受回扣。
面对指控,阿罗约夫人除了自己一概否认外,还在等待“营救”。
“营救”的力量一是菲律宾最高法院,一是众议院中她的盟友,不过这二者现在同样遇到了麻烦。
最高法院曾两次下裁决为阿罗约夫人“撑腰”,即根据堂皇的“利益归于被告”原则,要求政府撤销对阿罗约夫妇的出国禁令。但司法部长德利马“毫不买账”,“先下手为强”,逮捕阿罗约夫人,最高法院只好暂且“隐忍”。今年1月,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科罗纳又被众议院告上参议院“弹劾法庭”,科罗纳虽然发动法律人士上街抗议,毕竟有些气短。
作为“侧翼”,阿罗约夫人的长期盟友、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拉格曼曾声称,将针对阿基诺三世提出一项弹劾案,缘由是现政府拒绝执行最高法院“冻结对阿罗约夫妇出国禁令”的裁决。但1月19日,拉格曼突然宣布辞去党政要职,且公开与阿罗约夫人划清界限。
目前看来,阿基诺政府的强硬姿态暂时压倒了阿罗约阵营的反抗,体现了对民意的准确拿捏。去年11月当地电视台民调显示,七成多的民众认为阿罗约夫人被捕是罪有应得。曾在1986年和2001年分别推翻马科斯和埃斯特拉达的“人民力量”也支持阿基诺政府。
马尼拉雅典耀大学林智聪教授说,自阿罗约夫人2001年执政以来,菲律宾的贪腐现象不断增多,而国会调查却屡屡受阻。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最高法院与司法部同处一个大院、共用一根旗杆,但双方长期“对着干”。这主要缘于,最高法院15名现任法官大多是阿罗约当政时指派的,科罗纳还担任过阿罗约的总统府总管。
当阿罗约夫人2010年6月卸任后,对她的多宗指控随即“复活”。2011年11月,选举委员会就她操纵2007年中期选举一案提出控告。当时,阿罗约自称罹患罕见骨病“急需”到新加坡治疗。当最高法院裁定取消司法部长发出的出国禁令后,阿罗约居然仍被移民局在候机室阻截,不得不戴着颈托、坐着轮椅从机场折返。
今年1月3日,反贪法庭基于监察专员办公室的提告,以涉嫌在国家宽带网项目中收受巨额贿赂为由,向阿罗约夫妇等4名被告发布出国禁令,将出国禁令“升级”。
现在,阿基诺三世是“咬紧牙关”,誓言“决不宽恕”阿罗约夫人,要将“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”。

土地改革“剑指”阿基诺家族
尽管阿基诺三世再三承诺调查阿罗约夫人的腐败问题,但还是有舆论认为,阿罗约夫人只是他上台以来政绩乏善可陈的“替罪羊”,尤其是逃不脱政治清算的“老戏”,上演的只是两大政治家族及其家族联盟(统称“政治家族”)之间的个人恩怨。
阿基诺家族与阿罗约夫人的家族是菲律宾最有权势、最为富裕的两大家族,且“旗鼓相当”,都出过两位总统。阿基诺三世的祖父曾任菲律宾众议长,父亲贝尼格诺·阿基诺是反对党领袖,1983年遭暗杀,母亲是前总统阿基诺夫人。阿罗约夫人的父亲迪奥斯达多·马卡帕加尔也出任过总统。双方的父母都是菲律宾最老政党之一——自由党的坚定支持者。
阿罗约夫人当初能够上台,很大部分归功于阿基诺夫人。然而,多年后,又正是阿基诺夫人第一个放弃与阿罗约夫人结盟,并在2004年以存在腐败和大规模选举舞弊为由,要求阿罗约夫人辞职。这一举动激怒了阿罗约夫人。于是,在阿罗约夫人的授意下,阿基诺家族控制的路易西塔甘蔗庄园被宣布为政府土地改革的对象。阿基诺三世当然也没有忘记,在2010年的总统选举中,阿罗约夫人处处与他作对。
也许正因为此,雅典耀大学政治学教授贝尼托·利姆说:“我不觉得会有任何改变,过去发生的事情和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个样。阿基诺三世正在显示他打压这些精英的决心,但是他打压的对象只不过是他的敌人。这只是展示了政治精英在游戏中如何对待政治精英。”一些人士甚至称,阿基诺三世上台后,并没有改变“任人唯亲、任人唯友”的“传统”。
阿基诺家族拥有的国内最大的甘蔗种植园路易西塔庄园,是家族的经济命脉。他们与佃农围绕这一庄园的土地纠纷已持续50年。2004年,佃农为争取获得土地和更高工资举行罢工,遭到军队和警察弹压,7名抗议者被杀死。
2011年11月24日,最高法院裁定,将路易西塔庄园近3/4的土地(4915.7公顷)分给6296名佃农。另外,由于庄园部分土地已被售出用作住宅和高速公路建设,法院命令阿基诺家族向佃农支付大约3000万美元的经济补偿。舆论称,在此敏感时刻作此裁决,乃是分田地“打”总统,为阿罗约夫人“扳回一局”。议会中部分左翼议员也赞赏裁决,并催促阿基诺家族尽快执行。
先前,为保住土地所有权,路易西塔庄园公司曾提出股票期权计划,让佃农获得庄园的股份并让佃农继续为庄园有偿耕作。最高法院的裁定等于全盘否决庄园提出的股份期权计划。
这一招更深的用意是削弱阿基诺家族的经济实力,从而削弱其政治能量。
阿基诺三世当然知道对方的“良苦用心”。竞选总统时,他曾发誓要“拯救3000万赤贫的菲律宾佃农”,并提出要把自家土地分给佃农。偏偏是,最高法院裁决后,阿基诺三世表示法庭应该考虑给予土地所有者公正的补偿。对此表态,阿罗约阵营指责其“竟然还在为他不断扩张的家族利益寻求补偿,这是赤裸裸的无情”。
一面是欢庆胜利的佃农,一面是宣称上诉的家族成员,是维护家族利益违背竞选承诺,还是忍痛兑现承诺,留住民众的信任?阿基诺三世肯定要掂量继续围堵阿罗约夫人的代价。

政治家族引出了家族政治
“斗法”的背后,其实是菲律宾根深蒂固的家族政治斗争。其结果,便是“新权贵清算旧权贵”的屡屡上演,并成为了这个国家的“政治传统”。
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庆鸿说,菲律宾一届政府任期只有6年,由于斗争激烈,当权者必须在这期间“很努力地往政府里面安插自己的人”。事实上,自马科斯开始,菲律宾历任总统几乎没有不被“秋后算账”的。当然,除了阿基诺夫人和拉莫斯,菲律宾其余几名总统都不同程度地卷入腐败丑闻,也即有“账”可“算”。
然而,虽然遭到“清算”,菲律宾的前任总统以及其他政客,却常常“风光依然”。
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,政客虽被“清算”,“盘”还在,即他们所依附的家族及家庭联盟还依然在政坛发挥影响。而当权者所谓的“反腐败”,一方面是迎合民众的“期盼已久之心”,做一种政治表态,另一方面,更是出于利益集团斗争的需要,即执政者要在任内为附庸在其政治家族之上的人谋取利益,需要打破前任构筑的权力结构。
由是,政治家族引出了家族政治。家族政治是菲律宾腐败的最主要原因。这个国家普遍存在的腐败,主要根源就在于家族势力与地方势力、政府与财团之间的相互勾连。
近代以来,菲律宾基本上一直被160多个政治家族控制着,许多国会议员都有大片土地,菲律宾的地方政权更是被各地的政治家族把持。
在菲律宾封建式的社会结构中,政治家族假借民主以及选举把持权力,从而使行政系统也不得不寻求把持了权力的政治家族的庇护,于是,庇护制度弥漫社会,导致国家权力被家族化、集团化,国家原则成了家族原则的放大。最终,家族势力通过对政治的控制,将各种经济特权给予自己的家族以及追随者、支持者,腐败便不可避免地在菲律宾大行其道,从政府腐败到社会腐败,从高层到基层。
(摘自《南风窗》2012年第5期)

 

 

cialis

 

 

 

viagra

 

最后更新于: 2012-11-07 01:4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