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弟:我的人生绝对不娱乐

  • PDF

最近,欧弟黑了。 解释起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黑,欧弟打趣说:“在台湾主持的一档节目需要在户外骑单车,我那天一回来,助理就跟我说‘你的身上怎么有一股烤肉的味道’,我说‘应该是我的肉熟了吧’。”欧弟一边说还一边皱皱眉头,闻闻自己的胳膊,很是幽默。 提及感情问题,欧弟说:“我有一个稳定的圈外女友,如果现在有漂亮的女生追求我,我会忍得很辛苦。” 动与静的反差 要把所有力气用在舞台上 《天天向上》中,观众都会被欧弟的多才多艺折服,唱歌跳舞不在话下,乐器口技也是绝活,最赞的是他惟妙惟肖的模仿功力。从张学友、费玉清到周杰伦、张宇,他全都信手拈来。他的粉丝骄傲地说:“如果欧弟上了春晚,绝对比小沈阳火100倍。” 欧弟模仿张学友最有底气,连张学友本人都觉得他模仿得很像。“我刚当上主持人的时候,采访到了我的偶像学友哥,他一看到我就说,‘我认得你,你好像叫欧弟,不错,你这臭小子学我学得蛮像的’。” 欧弟总是能抓住模仿对象的最大特点,学周杰伦的时候,他把眼睛眯起来,双眼皮一下子变成了单眼皮,说话也变得吐字不清;学张宇的时候,嘴张大,尾音发出颤抖的声音;学费玉清更是到了极致,他用费玉清高亢圆润的声音唱《死了都要爱》,他笑说:“费玉清是臀腔发音的,有点难学,不知道他是不是吃麻辣火锅吃多了能唱出那样的声音。” 其实这些都是欧弟的“街头学问”。“只要稍微有点特色的人,我就会把他的特点发挥到极致。可能是因为兴趣吧,我从小就喜欢在路边观察路人,不认识的人从我面前走过去我就会想一下这个人是做什么的,他可能有一个神秘的职业,我见过两三次以后,马上就知道他的特色。”欧弟说自己从小就是一个人来疯,人越多他越爱表现。现在依然有职业病,不能接受冷场,场子一冷就忍不住要搞气氛。 欧弟是那种工作很卖力、玩得也很卖力的人。练B-BOX(乐器口技)练到嘴唇干裂流血、喉咙沙哑说不出话;小时候玩电玩,三天三夜不睡觉,最后由于便秘去医院看病;《哈利?波特》要一下子从第一集看到第六集,不能允许自己停下来。 台上的欧弟活力无限,而台下的欧弟却是个极其安静的人。在节目后台,他总是习惯性地趴在桌上闭目养神,一听说要上场了,他立刻坐起来,刹那间脸上布满了招牌式的微笑,一丝困倦都看不出。 “据我妈妈叙述,我小时候在家很乖,妈妈让我倒垃圾我就说好,没有第二句话,但是离开家我就野了,玩得很疯狂,希望大家都跟我high起来。” “荧幕上,只要有人叫我的名字,就是他需要我的时候,在台上我要把脑筋调整到最快。在台下,我一点儿都不想说话,也不想想事情。朋友们都说我像一只什么都不想的金毛狗,就是眼神放空,脸上面无表情,很多人都以为是我心情不好,其实不是,是我太需要在私下安静了。我家没有顶灯,只有侧灯,我回家的时候很少开灯。”欧弟说他要把所有的力气用在舞台上。 悲与喜的反差 命运是个巨大的转轮 一位粉丝在博客中记录了这样一个细节:“有一期欧弟在《康熙来了》节目中,模仿韩国明星RAIN。突然欧弟将墨镜摘掉,满脸诚恳地对小S说:‘你要出钱吗?’小S急忙说‘不要’。当时还以为他俩在搞笑,现在知道他那么多事情后才了解到他这句看似搞笑背后的无奈。” 原来欧弟早在15岁的时候就开始替生意失败、欠下一屁股高利贷的父亲还债了。说起这段往事,欧弟一度哽咽。“我也曾经有一个很美好的家庭,只是没有幸福太久。”欧弟上高一时,一天早晨,发现爸爸没有在桌上留下一分钱,连坐公交车的钱都没留下。他走了3个小时去上课,因为迟到而被老师骂。“那时候我心里怪爸爸为什么一声不吭地就消失,连一句再见都不说。不过,那时我根本没有意识到,这只是我悲惨生活的序幕。” 欧弟的爸爸那一段时间没有回家,他开始跟同学和老师借钱,他一定会跟人家说清楚还钱的时间。冬天去洗车,夏天发广告单,他经常一下课就去当小工。 “后来,出现了KTV,我就去当服务员,那个时候是有小费的,因为我唱歌好,我当时是小费挣的最多的人,打破了那家KTV的纪录,一天有五六千台币。一挣到钱,我就还给老师和同学,剩下的钱都给爸爸还债。”欧弟说因为爸爸总欠别人的钱,所以他最讨厌欠人家的钱和情。 “其实老天爷很照顾我,在我还债的时候出现了一线生机,我参加了模仿秀,得到了冠军。”17岁,欧弟就进娱乐圈了,成立了个组合叫“四大天王”,后来组合解散,他又和小猪罗志祥一起组了个组合“罗密欧”。 提起当年的演艺路,欧弟很是感慨,他很诚恳地说:“当时我不敢想太多,娱乐圈永远这么残酷,想太多反而更痛苦。我就想可以赚钱了,可以给爸爸还债了,这样其实也挺幸福的。一般有演出的时候,我就吃栏目组给的盒饭,每次都会拿两份,一份当时吃,另一份回家炒饭吃,感觉赚到了。我从来不知道自己赚过多少钱,每次一发钱公司都会直接打到我爸爸的账户上,我身上从来都是没有钱的。” 打拼了几年,好不容易攒下了人气和知名度,在欧弟事业的上升期,又接到了要去服兵役的通知。“当时我就想‘完蛋了,停下来没有收入了,家里怎么办,爸爸怎么办’。”欧弟说。 服兵役的时候是很苦的。更让他难过的是,恳亲会时,别人都有父母来探望,他却一直没等到过。终于有一天,爸爸来了,他无比激动地冲出去,却惊讶地发现,原本精神帅气的爸爸满脸是伤,鼻青脸肿。 “其实,我没有收入的时候就想到一定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,但没想到竟然会来得这么深刻。”说到这欧弟哽咽了,流下了泪水,擦干了眼泪他接着说,“我最没有想到的是爸爸一下子跪在了地上,让我救救他,当时只有签下一沓支票,才能救爸爸。没来得及多想,我就拿过笔,重重地一笔一画地将名字刻进债务里,签了上百万的支票,把爸爸的债全部扛了过来。到退伍的那天,我签下百万的支票就生效了。”带着百万的债务,欧弟重新进入娱乐圈。 “2008年对我来说意义非凡,不仅是我30岁的生日,我还来到内地主持节目,最重要的是我还完债了!”说到“还完债”三个字的时候欧弟高兴地放大了声音。 以前上节目,欧弟的工作服都是向服装师要来的一些过季的衣服。他说,现在终于可以有自己的钱了,可以开始考虑买买衣服了。“我现在就是要为我未来的家工作,要让我的小孩不要有跟我一样的童年,我要买房子娶老婆。” 欧弟说只有坚持到最后才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奇迹。现在他回想起过去的那些日子,觉得那其实是一种幸福的反差,因为有了那些日子,他今天拥有的这些才觉得珍贵。“虽然我看上去很娱乐,但我的人生绝对不娱乐。有时候苦的事情你度过了,就是一种成长。”(摘自《青年周末》第176期)

最后更新于: 2012-04-05 07:33